也是负责任的表现
2018-03-30 10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另外,全球价值链在亚太的增速减慢,亚太国家在这方面的联系也在减弱。

沈丹阳还表示,中国是亚太地区全球价值链合作重要的推动力量,也是负责任的表现。

今天下午,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、商务部政研室主任沈丹阳、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林桂军、中国科学院研究员杨翠红在国家会议中心新闻发布厅举行吹风会,主题为以全球价值链推动亚太经济体合作与发展。

首先缺少政府之间的治理,目前主要是企业层面的治理,所以贸易保护主义、政治分歧和自然灾害极易影响全球价值链的稳定运行。

沈丹阳介绍,今年5月,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(apec)贸易部长会议在青岛批准了关于全球价值链的两项倡议,即《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和合作战略蓝图》和《全球价值链中的apec贸易增加值核算战略框架》。全球价值链成为这次会议的重要议题,与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性,特别是全球价值链在国际贸易中的重要性有关。

据悉,在apec已有的21个成员之间已经存在50多项fta,但这些fta协定规则不一、标准各异,既有交叉,也有重叠,形成面条碗效应,使得亚太自贸格局面临着重叠化、碎片化的风险。在本周四的apec最后一次高官会上,初步完成了apec关于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路线图的制定。

21世纪以来,随着国际市场竞争加剧,全球一体化进程不断加深,跨国公司开始将一些非核心的生产和服务环节外包给发展中国家,从而得以把资源集中于自己的核心业务,提高自己的竞争力,巩固自己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,同时,这一举措也使得发展中国家有了融入全球价值链条的机会。

全球价值链理论根源于20世纪80年代国际商业研究者们提出和发展起来的价值链理论。

亚太地区从全球价值链获益良多,但最重要问题是区域自贸区谈判不能与全球价值链保持一致,tpp等一系列正在进行的自贸区谈判应瞄准全球价值链,在降低关税、提升贸易便利化等方面以全球价值链为目标制定相应贸易政策。林桂军甚至认为,tpp不符合全球价值链。因为tpp中的两个主体美国和日本都是总部国家,是竞争关系。tpp内的全球价值链是不完整的。

2012年,发展中国家吸引直接外资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发达国家,占全球直接外资流量的52%。随着中国吸引外资的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,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,中国企业已经成为诸多行业全球价值链的重要一环。但总的来看,中国企业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,更多的是对外国跨国公司价值链的参与与适应,因而较集中于全球价值链低端和低附加值的环节,即仍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部和底部。

全球价值链不仅会推动亚太国家自身产业的国际化和经济增长,也会极大推动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。沈丹阳说,产业、劳动力、基础设施标准的互联互通,将会为后续制定亚太地区深度融合和高标准合作打下基础。

亚太地区全球价值链重要中间产品的贸易规模是欧盟的1.8倍,成员间价值链依存度高,美国对中国的的价值链依存度高达19%,超过对欧盟依存度的13%。

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林桂军称,亚太地区是全球价值链的发源地和成长地,成员间价值链依存度高,因而给亚太国家带来很多好处。

另据亚太经合组织(apec)秘书处执行主任博拉尔德6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,中国等apec发展中成员经济角色的升级转型,有利于摆脱中等收入陷阱,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迈进,对地区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具有广泛意义。

1999年,美国杜克大学教授格里芬(gereffi)提出了全球商品链(global commodity chain)的框架,把价值链与全球化的组织联系起来,并在此基础上对生产者驱动和购买者驱动的商品链进行了比较研究。为摆脱商品一词的局限性,突出强调链条上企业相对价值创造和价值获取的重要性,21世纪初,格里芬及该领域的众多研究者们一致同意用全球价值链(gvc,global value chain)这一术语取代全球商品链。

其次全球价值链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好处,但不是每个亚太国家都参与进来了。亚太地区欠发达成员、自然资源生产和出口国等积极参与,共享发展。林桂军说。

林桂军指出,全球价值链带来的变革是革命性的,不是渐进式的,过去几年全球贸易爆炸式的增长即来源于此。全球价值链增强了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相互联系,极大的推动了发展中国家工业化的进程,促进了资本、技术以及企业家的跨境流动,改变了南南合作、南北贸易的方式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vtrumpet.com手机看六合彩开奖,免费六肖中特,牛牛高手坛,香港开马最快资料水心,免费六肖中特,高手论坛免费资料大全版权所有